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领域 > 产品质量

    关于汽车产品质量纠纷案的举证责任承担问题研究

    关于汽车产品质量纠纷案的举证责任承担问题研究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购买汽车,随之而来的是购车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和法律问题。日前,审理的一起汽车产品质量纠纷案,其中涉及到的一些关于举证责任分配和配套法律适用的问题很值得我们思考。今天在这里提出来与大家共同探讨。 

        该案的具体案情如下:

    原告袁博诉称,其于2005年5月从被告襄樊风翼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购买了一辆长安轻型小客车。购车当日,袁博向该公司支付了全部的购车款,但该公司因故未当场向袁博交付该车的合格证及购车发票。袁博答应几天后来取合格证和购车发票,并当即将车开走。该车行驶至200公里时,前右侧轮辋发生破裂,袁博随即将车开回襄樊市风翼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要求更换车辆,当场遭到拒绝,该公司只同意更换轮辋,不同意换车。袁博只好将修好的车开走。当该车再次行驶至1000公里时,前右侧轮辋再次破裂导致车辆侧翻,车上乘客受伤。袁博再次向该公司要求换车,遭到拒绝。袁博通过消协与被告达成了调解协议,该公司承诺三个月内将车辆修复,并交付给原告,但三个月内,该公司并未将车辆修复,也未更换车辆或者退还购车款。故袁博将汽车生产商南京长安汽车有限公司和销售商襄樊风翼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均列为该案共同被告起诉。要求二被告退还购车款,并向其赔偿20000元经济损失及精神抚慰金。被告襄樊风翼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及南京长安汽车有限公司均辩称,该公司向原告交付了合格的车辆,原告自己操作不当而造成车辆侧翻,并非质量问题,所引起车辆侧翻,故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首先我们来看本案的法律关系,这是一个典型的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的竟合。袁博可以选择两种途径来进行诉讼。首先是以产品质量纠纷来起诉,或者是要求被告承担合同违约责任。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这两种法律关系的利弊及法律适用问题!

    按我国现行的法律制度及司法实践,该种类型的案例,原告在主张权利时只能选择侵权之诉或者合同违约之诉中的一种进行诉讼,不能同时选择,两者并用。对于一般的侵权或者违约之诉来说,可能原告选择侵权之诉所承担的举证责任较大,但该种类型的诉讼原告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这一诉讼请求。而原告若选择合同违约责任之诉,所承担的举证责任较小,较容易得到支持,但不能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就本案来说,这是一个较为特殊的汽车产品质量纠纷案,我认为。不管原告选择哪种途径来进行诉讼,都要承担较大的举证责任,具体一点来说,就是在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之下,原告无论采用哪种途径来进行诉讼,都势必要承担产品质量缺陷、瑕疵的举证责任。为什么会这样的,下面我们就来首先看看若原告选择侵权之诉会面临哪些问题?

    我们知道,一般的侵权之诉要遵循严格的侵权三要素,即由原告来完成全部的举证责任。即原告要举证证明有损害结果的发生、具体的损失数额、损害结果与侵权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等。实际上,在汽车产品质量纠纷案中,我们都知道,汽车产品质量纠纷作为一种侵权诉讼,其举证责任的承担有一定的特殊性。具体的法律规定是:2002年4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称“《若干规定》”)第4条第6项规定:“因缺陷产品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产品的生产者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承担举证责任。”这里所称的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就是指《产品质量法》第41条的规定。《产品质量法》第41条规定:“生产者能够证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一)未将产品投入流通的;(二)产品投入流通时,引起损害的缺陷尚不存在的;(三)将产品投入流通时的科学技术水平尚不能发现缺陷的存在的。”上述法律的立法原意是要减轻消费者的举证责任的。但我们看到,除上述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外的其他举证责任仍要由原告来承担。那么我们来看这些法律规定,是不是真的就使原告的举证责任减轻了呢?

    我认为即使在这种法律明确规定的条件下,原告的举证责任仍然没有减轻。具体表现在:以我们目前的民事诉讼法和产品质量法的规定来分析,在本案中,原告需首先证明损害结果与侵权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车辆侧翻并非原告自己操作不当造成的,这就需要相应的鉴定结论进行论证,而这个鉴定的举证责任当然应由原告来承担。原告在证明了上述问题后,下一步就是产品是否存在瑕疵和缺陷的问题了。按我国现行法律规定,生产者要证明其产品投入流通时不存在缺陷。实践中,产品生产者通常会拿出产品出厂时的质量合格证之类的证据来证明其产品在投入流通时不存在缺陷,再加上很多产品生产者往往将产品缺陷与产品瑕疵的概念混淆在一起,认为只要有合格证的即是无缺陷产品、即是无瑕疵产品,这时生产者的举证责任就完成了。那么这个车辆即使存在相应的质量问题,存在一些瑕疵,那也该你消费者继续承担举证责任了,那么你消费者就要拿出相反的证据来证明这个产品是存在瑕疵、存在缺陷的。那么这个产品缺陷的举证责任实际上是由消费者来承担了,更为关键的是在这类诉讼中消费者往往要承担两次、甚至更多次的鉴定费用,而该种鉴定的费用往往动辄数十万,比买一辆车的价格或许还要高出许多。由于生产者处于科技优势地位,他们掌握和了解更多的科学和技术信息,他们对诉讼风险了解的更多一些,而消费者往往不掌握和了解这些科学技术信息,这使他们对诉讼风险无法预知,往往是官司打到一半,就打退堂鼓了,更不要说维护合法权益了。所以由处于弱势地位的消费者来承担这部分举证责任和鉴定费用的话,不管从经济角度、从维护合法权益角度来说都是非常不公平的。这是当前中国的广大消费者在进行汽车产品质量纠纷案的诉讼时所要面临的最大的难题。

    而我国的产品质量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看似要最大限度的保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看似规定了特殊的举证责任。但实际效果却是与立法愿意背道而弛。因为,依中国现行的法律、法规,因缺陷产品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并未倒置,受害人应就产品是否存在缺陷承担举证责任。可见,《产品质量法》并未将产品有无缺陷的举证责任转移给生产者。 我国有的学者、法官认为,由于产品的制造缺陷等问题,生产者处于积极、主动的地位,而消费者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和对整个生产过程的了解,故应由生产者就产品有无缺陷承担责任这样更加公平和合理一些。

    再回到我们这个具体的案例中来。本案中,首先消费者购买车辆后无不当操作行为,又没有发生双方或者多方的交通事故,车辆行驶不到2000公里,按常识来理解,这时候的车辆各方面性能和状况应该是非常好的。而该车在这种情况下却突然发生轮辋破裂,并导致车辆侧翻,我们在排除了一切外界因素以后,剩下的只有产品缺陷或者产品质量问题了,那么这时候是否应该考虑由生产者来举证证明其车辆是否存在缺陷或者瑕疵,并由生产者来承担鉴定费用,更为合理一些呢?生产者此时再拿出一纸产品出厂合格证书,是否太没有说服力了呢?这时还要由消费者来承担举证责任,是否太不公平了呢?

    但现实是,我国现行的法律对此没有做出相关的可供操作性的规定,这时候,作为一名法官,要求由生产者来承担该部分的举证责任,显然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而我们新的民事诉讼法对特殊的举证责任这一点没有作出相应的更改。作为一名法官,我们在实际操作中该何去何从呢?这时,仅凭法官个人判断是站不住脚的。尤其在我们这样一个以法典为审判依据,而非以判例为依据的国家,不能采用判例制度来处理案件,法官也不可能违背法律规定创造典型案例,而由此导致的结果往往是消费者花费了巨额的鉴定费用却得不到应有的结果,或者消费者在诉讼风险和巨额鉴定费用面前忍痛放弃权利。

    综观当今社会,在科技日益发展的今天,人民群众的购买力越来越强,而我们的社会服务和法律制度还远远跟不上社会发展和变革的脚步。我们的民事诉讼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的规定过于片面和模糊,可操作性也不强。甚至很多规定偏离了保护消费者的初衷和立法原意。这些法律规定反而成为生产者和销售者用来推脱责任的武器,这是社会变革和发展中所不容忽视的弊端,我们必须正视他,改变他。  

    我们的产品质量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是否应当将汽车这种特殊的产品作为一种特例,区别于其他产品,而单独对其举证责任的分配作出更加具体、合理的规定。是否可以规定,涉及汽车产品质量纠纷时,在排除一切外界不当因素的作用后,若产品仍不能正常使用或者频频出现质量问题,应由生产者采用除产品出厂质量合格证之外的其他方式来证明其产品不存在缺陷或者瑕疵。笔者认为,若作出这样的规定,对消费者来说又多了一种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途径,也有利于产品的生产者提高生产质量、适应社会竞争,使生产者采用更加谨慎、积极的态度来对待此类诉讼,这是有利于整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的。